也只有被取缔的5家难以拯救

2020-12-22 03:08

因此,有的地方政府或企业采取“打擦边球”的办法,直接启动高尔夫球场建设;另有一批新的球场则采取“偷换概念”的办法,打着体育公园、生态园、休闲园、绿化项目等旗号从地方上获得审批,绕开了高尔夫球场建设要上报国家部委的规定。

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文件,9月广东省相关部门开始贯彻通知精神,11月10日,广东省政府在广州召开全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会议,部署清理工作,附在文件后面的就是详细的《广东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名单》。

在新一轮高尔夫整治风暴卷起前,十年间国家陆续下达近10个针对高尔夫球场建设的禁令,但为什么球场总数却在这十年间增加了好几倍呢?

从理论上说,今年11月广东省敲定《广东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名单》就等于对“国王”第二次判定了“死刑”,而且被归入“取缔”一类之后就没有了“缓刑”的可能,但据羊城晚报记者了解,时至今日国王球场依然照常营业。

球场为何越“整”越多?从政策面上说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一些地方认为建设高尔夫球场有助于招商引资、城市形象、地产升值及企业品位,在以gdp增长论英雄的时期,政府或企业尤其有建设球场的冲动;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刻意钻政策空子,像2009年12月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意见》文件,出现“高尔夫球场规范发展”的提法,再如2010年6月,国家发改委在批复《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规划纲要》中指出,在符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可以规范发展高尔夫球场旅游,都被理解为“禁建将被放松”的信号。

值得一提的是,笔者发现《广东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名单》并未完全覆盖广东的所有高尔夫球场,个别球场因故存在漏报、瞒报的情况,而这种现象在其他地区的高尔夫球场清理工作中同样或多或少地存在,无疑给这轮高尔夫球场整治风暴的后续又增添了一串问号。

随着高尔夫运动重返奥运大家庭,国家在这轮整治中比较注重既清理球场违规现象又维护中国高尔夫运动的健康发展,某位广东的高尔夫专家乐观预测:列入清理名单的100家球场中,80家列入“整改”应该没问题,而即便是列入“取缔”、“撤销”和“退出”那20家中,也只有被“取缔”的5家难以拯救,换而言之,广东95%的球场在这场风暴中生机尚存。

这份名单中列出了100家广东境内接受清理整治的高尔夫球场,依照清理的方式将这些球场分为四类(详见本版《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处理细则》):“取缔”就是直接关门,名列其中的5家球场等于被判“死刑”;“撤销”类似于“死缓”,7家相关球场依例应停建停业,能否复建复业视情况而定;“退出”涉及的8家球场理论上没有“生命危险”,前提是退出违法占用地块;“整改”是最轻的一类,相关的球场整改自身问题后基本能正常营业。从“量刑”轻重上看,“取缔”和“撤销”最为危险,相关的12家球场可谓命在旦夕,其中的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更是因为再次被判“死刑”而尤其值得关注。

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文件,随后,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6部委联合召开了贯彻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专题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地方政府执行2011年对违规高尔夫球场清理整顿文件,宣告着新一轮高尔夫球场整治风暴的生成。

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在业内更知名的提法是“国王球场”,该球场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九龙湖度假区内,作为拥有国际标准27洞的顶级山地高尔夫球场,“国王”在业内颇有知名度。然而,国土部门在2011年查实该球场属违建,为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自2007年12月起擅自占用花都区花东镇鸿鹤村土地1732.05亩所建,为此,花都区国土房管分局在2011年9月16日依照每平方米10元的罚款标准开出人民币11547002.5元的罚单,并要求该公司关闭球场、拆除违章建筑,在15天内恢复原状、退还土地。

整治后还有多少问号?

通过可靠渠道,羊城晚报记者不久前得到一份《广东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名单》,当中有五个被明令取缔的球场尤为扎眼,围绕着这份名单展开调查后,记者更是发现一个涉及广州九龙湖的球场已经是第二次被判“死刑”。不过,有关各方对这场高尔夫球场的整治风暴亦有不同的解读。

第一次被判“死刑”后,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于2011年10月18日交清全部罚款,但国王球场没有关门大吉。